久久99热情er精品视视|人妻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86|日本A级婬片试看10分钟|乱子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
  •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康氏文化研究會

    地址:河南省南陽市長江路779號
    電話:0377-63117878
    郵箱:kswhyjh@126.com
    QQ: 2404165663   1465588485 

    當前位置:首頁 > 族務禮儀

    興縣衙門前康氏往事

    瀏覽: 次 日期:2021-03-12

       族兄康增壽回憶,多年前,魏家灘村康仁(康明玉之祖父),曾和增祿、增壽兄弟共同研究整理過興縣衙門前康氏家族史,雖未完成,但還保存了資料,后因多種原因而散失。近年來,應成都族人康明玉之請,他于故紙堆中翻出了一些文字資料,說明康氏遠祖系陜西省米脂縣。
        據傳,明成祖永樂年間,陜北屢遭荒旱,人民無以維生。有康氏兄弟三人于明成祖永樂十八年,帶領全家十幾口人,由陜西米脂縣出外逃荒。輾轉流離,東渡黃河來到山西興縣謀生,這便是康氏家族在興縣最早的祖先。他們擅長石工,替人傭工度日,維持全家生活。以后定居在縣城西門內,縣衙門對面。年長日久子孫繁衍,人們習慣上即稱之為“衙門前康家”。從明成祖永樂十八年(公元1420)來興定居,歷經明仁宗洪熙、宣宗宣德、英宗正統、代宗景泰、英宗天順、憲宗成化、孝宗弘治各朝,到武宗正德五年(1510),已有近百年的時間。人丁興旺,子孫繁衍,城內西門至南門一帶皆有康氏族人居住,并逐漸向村鎮散居。后以人口分布的疏密程度,選定人口較密集八個點為中心,將全縣康氏宗族劃分為衙門前、西灘坪、水門街、康家溝、魏家灘、李家塔、固賢、廟坡等八支,我家屬衙門前支。

     

        明萬歷年間,康氏家族中曾出了一個舉人。萬歷戊戌年(即萬歷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在城內下街口建起一座木結構牌樓,上書“黃甲先聲”四個大字,旁書“萬歷戊戌仲夏”。
        明萬歷四十四年(1616),縣衙門下令合并了一些都甲。將全縣戶籍,按地畝田糧的征收辦法,劃編為坊、懷、臨、岢四都四十甲,俗稱四十大戶。衙門前康氏宗族劃為坊都一甲,以區別于岢都七甲的柵廊門康氏(亦稱清化康家)和后坊都二甲康家。
        目前衙門前康氏家族分布于全縣的許多村鎮,人口較多的地方,有城關、奧家灣、交樓申、固賢、東會、魏家灘、木崖頭、蔡家會等鄉鎮。因年代久遠,其家族譜系已不可考,人們只籠統地知道自己是衙門前康家,僅此而巳。唯有衙門前本支曾有過一支的小家譜,保存在縣城康增壽家,戰前已經散失。根據他回憶的譜系,從19代開始,到我們這一代,已是康氏家族的25世子孫了。

       清道光年間,我的曾祖父康鴻年,因極端貧困,難以維持生活,遂與其胞弟兩人離鄉背井出外謀生。他們素以打鐵為業,兄弟兩人,一人掌鉗,一人拉風箱。當時人民生活艱難,打鐵行業很不景氣,難以養家糊口。于是就走村串戶,到鄉間幫人打造日用鐵器,換取些錢糧勉強度日。那時我的祖父輩相繼出世,正是孩提之年,他們都是在曾祖父的擔挑下,在長期流動不定的生活中成長的。據父親講,我的曾祖父兄弟二人擔挑著鐵匠工具,在縣東南山區走鄉串村流動謀生。一頭擔著鐵匠家具,一頭擔著那些正在幼年的祖父們,還帶著一口度荒的牛頭小鐵鍋,他們的生活是異常艱難的。

        從我記事時起,家里還保存那口小鐵鍋,口徑不過一市尺左右,外面有兩個小鐵環,鍋的里里外外布滿了多年修補留下的累累疤痕。父兄們常常提起,這是康家的“起家鍋”,教育子孫不忘祖先艱苦之意。這口小鐵鍋,直至抗日戰爭前不久,被一個遠房親戚借走,未還。
        據傳,道光年間,白龍山區森林茂密,山村附近之密林中常有虎豹出沒。每當夜晚,老虎入村捕捉家犬牛羊而去,人畜受虎害,不敢單身行路,需多人結伴同行,方可出門。我的曾祖父為生活所迫,只得輾轉流動于縣境東南之山村,后逐漸擇地而居。姚家溝、段家灣、大、小坪頭、張家圪臺、奧家灘、井子村、任家坡等地,都有他們謀生的足跡。
        曾祖康鴻年生祖父輩弟兄五人。在我童年時,只見過五祖一面,那時他已八十多歲,不久即去世。
        至道光末年,他們弟兄中的大者約有十多歲,可以幫助家里做一些輕微勞動,小者只有四、五歲。成人以后逐漸自立,散居于井子村、姚家溝、張家圪臺、奧家灘各地,往后子孫們也都另立門戶,繁衍于各地。
        祖父輩兄弟五人中,二祖康永治較出名,因他曾率領十八村的農民進行過反霸抗暴斗爭,取得勝利而出名,成為當時傳奇式的英雄人物。三祖康永彰,即我的直系祖父,是我在童年時期,聽父親說過,才知他的名諱,其余大祖、四祖、五祖,均不知其名。
        約在清道光末葉,有一伙武裝強人盤踞在縣東南境內。首領是任林、任庫、八成、八庫。其家族近四十人,加上部卒徒眾不下三百人。他們都有坐騎,老百姓習慣上稱之為“馬馬上”。
        任林家族成員中,不少人都會使刀弄棒。任林本人有三妻四妾,據說他有一個小老婆,雙手能使袖箭,一揚手就可置人于死地。他的人馬亂闖亂沖,到處騷擾百姓,奸淫搶掠,人民不得安寧。他們霸占良田辟為馬道和跑馬場,強拉農民為他們放牧、服勞役。隨意把馬匹趕入農民的青苗地里放牧,誰敢有不滿意的表示,就會遭到毒打甚至殺害。他們欺男霸女,搶劫民財,一時獸性發作,就會縱火燒掉農民的房屋。還派人四處搶劫。他們中的大部分盤踞附近山頭村,而任林家族的成員及指揮部則長駐白龍山下之安溝村,駐扎在七所院子里。由于他們稱霸一方,殘害百姓,無惡不作,人民恨之人骨,雖多次報請官府,也無濟于事。山西巡撫曾派兵鎮壓,由于清政府的宮兵腐敗,不是他們的對手。而地方官則懾于賊勢,暗中與之勾搭。百姓陷人水深火熱之中,無人救援。
        從清道光到咸豐之十多年中,白龍山區之人民受盡了任林家族及其徒眾之蹂躪,呼天不靈,叫地不應。在求援已經無望的時候,他們只有奮起自救,走結伙抗暴斗爭的一條路了!
        人們深知,手無寸鐵的一家一戶的善良農民,想要對付武裝到牙齒的兇惡團伙,發起抗暴斗爭,并能取得勝利,談何容易。
        于是,同病相憐的農民群眾便在暗中三三兩兩秘密醞釀,借走親訪友的方式,小心謹慎地進行了串聯。經過一段時間的周密準備,十八個村莊的農民秘密舉行了發誓結盟,當時人們稱之為“吃格伙”,即古之所謂歃血為盟。研究了起事的組織計劃,并公推康永治為這次反霸抗暴斗爭的總指揮。當時,康永治是一個年僅二十剛出頭的窮苦青年農民,只不過為時勢所逼,大家又認為他膽識過人,所以一致推舉了他。這次結盟商定了組織計劃,推選出總指揮,挑選出農民中的有武功者和身強力壯者為骨干,組成與任林直接作戰的隊伍。并且選拔了各村的分隊指揮,預定沿路各村的農民隊伍,屆時都要在指定地點埋伏,以堵擊戰敗后逃竄的敵人。確定了起事時統一行動的暗號,布置了偵察敵情的人員。諸事分撥已定,都去分頭準備,單等時機成熟,暗號一發,立即行動。
        當時安溝村有一王姓農民老太太(即安溝村老農王二娃子的祖母。王二娃子于抗日戰爭前已去世,卒年七十余歲)和任林是近鄰,她以老年農婦不引人注目,又與任林近鄰之便,隨時打探和偵察任林的行動計劃,及時傳出消息,打發人報告反霸抗暴指揮部。因此任林的一舉一動,便都在抗暴指揮中心的監測與掌握之中。反霸抗暴斗爭最終能夠取得勝利是和王老太太的通風報訊、傳遞信息分不開的,故其功不可沒!
        約在清咸豐年間的一個歲月里,一切準備工作就緒。有一天,任林的徒眾有一部分外出搶劫未歸,根據敵情判斷,時機已經成熟。于是利用井子村(現在固賢鄉的一個山村)廟會的時機給與會者每入散發火香一注,接到火香的人都知道,這是當天夜晚統一行動的號令。
        多年來,農民們對任林家族的殘酷迫害只有逆來順受,在任林眼里,也覺得這些馴服的奴隸,永遠也不敢對他反叛。所以百姓們雖然早已在暗中醞釀著一場反霸抗暴斗爭,但他們竟然絲毫也沒有覺察出來。
        起事那天晚上,云交夜黑。農民們以白頭巾為標記,反霸隊伍中的武功高手,分頭埋伏在任林部屬中那些武藝高強者的住所周圍,以便隨時制服他們。任林四弟兄都酣然入睡,作著各自的美夢。他那個武藝高強的小老婆,正在她自己的臥室騰云駕霧,嘴里叼著咕嚕作響的大煙槍,悠然自在。一個埋伏在天窗外面的反暴隊員看著真切,頓時產生了邪念,想偷竊她的煙具,不小心弄出了聲響,驚動了婦人,被她一揚手用袖箭射死跌落在地,發出了警報。任林家族的成員,從睡夢中爬起來,立即投人搏斗。但他們已經被憤怒的百姓嚴密包圍起來。一場惡戰盡管互有死傷,但任林家族成員于混戰中也只逃走了兩人。最后清理現場,卻單單不見了罪魁禍首任林。人們尋找不見蹤影,最后,人們在搜查任林住址附近的一所院子時找到了他。原來,一頂上鎖的金漆大立柜兩扇緊閉的門縫中露出一截絲線連子(滿清時代男子留著長辮,絲線連子是富豪之家男子扎辮子的裝飾品),引起人們的注意,他們打開柜門一看,是慌亂中來不及穿衣服的任林又白又胖的肥大軀體,蜷縮在大立柜中。憤怒的人群,立即殺死了他。這場戰斗中,有不少的武功高手出了大力,其中有一位姓武的壯士(據說是農民武花牛的叔祖),他的武功最強,戰功最大,可惜沒有傳下他的名諱來。
        在與任林決戰的前夕,康永治的大哥,被任林徒眾殺死在通往嵐縣的山道,千樹焉山上,死時年僅二十八歲。當有人把這個噩耗報給康永治時,他凜然慨嘆道,大哥雖遭任林殺害,但我們已經鏟除了這一方的禍根,也算為他報仇雪恨了。
        清同治年間,任林家族中有人告狀到山西巡撫衙門,康永治代表十八村的農民出庭應訴,用鐵的事實駁倒了任林家族惡人告狀的誣陷之詞。山西巡撫也在歷史檔案中查明任林以往的罪惡,駁回任林家族的誣告。當堂宣告:任林罪惡累累,百姓被迫起來舉行反霸抗暴斗爭,不僅無罪而且有功!至此,白龍山區善良農民的反霸抗暴斗爭,取得了徹底的勝利!以后有人根據這一故事情節,編寫了新編晉劇《康永治反山》一劇,在晉西北各縣上演。據活了九十三歲的張立老先生說,民國十幾年的時候,他還看過《康永治反山》這個戲。
        坐落在白龍山以西十華里,孟良寨山麓以南約二華里的張家圪臺村,是一個環山帶水、山清水秀、風光宜人的山村。這里就是我的故鄉和出生地,從我記事時起,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星羅拱布的山莊,象寶石一樣鑲嵌在青翠欲滴的山巒和溝壑之間。不但景色秀麗,就是那些美妙的地名,也會使人陶醉。如核桃洼、丁山洼、獨龍洼、艾葉溝、柳葉溝、野狐溝、神堂溝、青楊岔、紅林盆、天圣莊、二合莊、三圣莊、萬盛莊等等。這里和鄰近的安溝村,曾經流傳過任林殘害百姓,百姓奮起和任林決戰的故事??上菚r我還年幼,因不懂事,沒有留意。
        我的祖母是嵐縣府臺村林家的女兒,祖父娶親時,正當青春年少,怕任林家族報復,不敢動鼓樂,用毛驢將祖母娶回。他們生活貧困,住在上街的兩間茅屋內。祖父一生勤勞,善于治家,以后買下樊姓的一所舊宅,才有了立足之地。
        祖父生父輩姐弟兄妹六人,按排行是大姑、二姑、大伯父、二伯父、父親、三姑。我只見過二姑、父親、三姑。父親康士恩,母親孟秀英是他的繼室。大、二伯父,三位姑母,均不知其名諱,實為憾事。前些年,從同鄉喬萬攤處得知大伯父乳名裕慶、二伯父名有慶,但不知其官諱。據說,祖父、母過早下世,大伯父青年早逝,二伯父從小殘廢,父親年幼,家境十分困苦。所以四祖從姚家溝調五祖來管家。年幼無依的父親,被四祖收養在井子村他的身邊,送到城內牛印斗先生的書館里上過兩年學。當時還有大表兄賈靜(大姑之子,因大姑死得早,被收養在外祖家),與父親甥舅同窗。牛印斗先生教學有方,遠近聞名,他的學生大都可以考中秀才,所以人們給他送了一個雅號:“秀才模子”。牛先生對父親的天資聰慧很賞識,可惜因家窮而中途退學,牛先生對此曾表示很惋惜。以后,因五祖管理不善,負債很多,難以維生。此時父親已長大成人,四祖又將父親調回理家,五祖又調回姚家溝。父親回村后,整核家務,量入為出,杜絕浪費,教育家人勤儉持家,并親自到紅林岔開荒種地,家境才有了轉機。他教育家人與人為善,和睦相處,取堂號亦為“永和堂”。
        (文章來源:愛家譜網 原文作者:小康康姓呂不姓鋁,本刊轉載時僅作少量文字改動,在此特向作者致謝)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