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99热情er精品视视|人妻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86|日本A级婬片试看10分钟|乱子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
  •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康氏文化研究會

    地址:河南省南陽市長江路779號
    電話:0377-63117878
    郵箱:kswhyjh@126.com
    QQ: 2404165663   1465588485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從先賢論詩看衛風的價值取向

    瀏覽: 次 日期:2023-08-10

    衛風不但作品數量大,占十五國風的四分之一,而且作品題材豐富,內容廣泛。后代論詩者,對衛國詩歌,有褒揚的,有貶抑的。如何正確理解衛國詩歌,我們可以從先儒的詩論中尋找答案。

    首先是對“思無邪”的理解?!墩撜Z·為政》:“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边@是孔子概括出的理解《詩經》的綱領?!八紵o邪”出自《詩經·魯頌·駉》,本意是馬兒駕著戰車沿大道奔馳,不跑偏斜。按孔子的說法,《詩經》三百篇,用一句話概括,思想都是純正的。宋代朱熹《詩集傳》:“賦也。此詩言僖公牧馬之盛,由其立心之遠?!敝祆溆衷唬骸翱鬃釉唬骸娙?,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蓋詩之言美惡不同,或勸或懲,皆有以使人得其情性之正,然其明白簡切,通于上下,未有若此言者。故特稱之以,以為可當三百篇之義,以其要為不過乎此也。學者誠能深味其言,而審于念慮之間,必使無所思而不出于正。則日用云為,莫非天理之流行矣。蘇氏曰:‘昔之為詩者,未必如此也??鬃幼x詩至此,而有合于其心焉,是以取之,蓋斷章云爾?!笨鬃幼x到《詩經·魯頌·駉》中“思無邪”,觸發內心,才借來做解讀《詩經》的綱領。按朱熹理解,“思無邪”就是“無所思而不出于正?!敝熳釉凇墩撜Z集注》里還說:“凡詩之言,善者可以感發人之善心,惡者可以懲創人之逸志,其用歸于使人得其性情之正而已?!闭J為《詩經》三百篇,其功能都是使人保持性情之正。李澤厚《論語今讀》:“蓋言詩三百篇,無論孝子、忠臣、怨男、愁女,皆出于至情流露,直寫衷曲,毫無偽托虛徐之意”,認為《詩經》三百篇,都是作者真情的流露。流露出真性情,就是“思無邪?!?/span>

    《史記·孔子世家》:“古者詩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起重,取其可施于禮儀者,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厲之缺,始于袵席。故曰:‘《關雎》之亂(亂:治。這在訓詁學中稱反訓,就是用反義詞來解釋。例如《左轉·昭公二十四年》引《泰誓》曰:‘余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墩f文解字》《爾雅》都把亂解釋為治,亂臣就是治亂之臣)為風始,《鹿鳴》為小雅始,《文王》為大雅始,《清廟》為頌始。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禮樂自此可得而述,以備王道,成六藝?!薄妒酚洝た鬃邮兰摇分械倪@段話,值得我們仔細玩味?!叭∑淇墒┯诙Y儀者”,這是孔子刪詩時的重要標準。三千余篇在刪詩時十去其九,可見選取標準之嚴苛?!岸Y樂自此可得而述,以備王道,成六藝”,這就是刪詩取得的積極成果,同時也可以看出孔子刪詩時的指導思想?!对娊洝饭?11篇,其中六篇只有篇目,沒有詩詞,實際上有305篇。說“詩三百”,是取其約數。三千余篇刪得只余三百余篇,可見留下的皆是精華。當然,后世所說的“鄭衛之音”的鄭風和衛風,有什么理由把它們排除在外呢?

    其次,從《詩經》的功用上看,《衛風》表現得也非常充分?!墩撜Z·陽貨》:“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草木鳥獸之名?!薄芭d”,《十三經注疏》漢毛亨傳:“孔曰:‘興,引譬連類?!卑纯装矅恼f法,就是通過形象的比喻,從而讓人產生聯想,從中理解抽象的事物或道理?!坝^”,《十三經注疏》漢毛亨傳:“鄭曰:‘觀風俗之盛衰?!币粐?,成一國之音,興一國之風。詩歌、音樂和時政是緊密相連的,通過詩歌,可以觀察一國、一時的時政盛衰得失,可以達到自考證也就是自我評價施政得失的目的。西漢戴圣《禮記·樂記》:“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聲音之道,與政通矣?!边@幾句大意是:政治清明社會安定時代的音樂必然充滿安閑與歡快的情調,顯示了當時政治的和諧;動亂之世的音樂必然充滿怨恨與憤怒的情調,顯示了當時施政的乖謬;面臨亡國之險時的音樂,必然充滿悲傷、憂愁的情調,因為百姓正在遭受苦難。不同時代的音樂與當時的政治總是息息相關的。我們仔細品味衛詩,就可以體味到其中不同的韻味?!叭骸?,《十三經注疏》漢毛亨傳:“孔曰:‘群居相切磋?!比藗冊谝黄鹩懻撉写?,各抒己見,增進了解,達到團結和諧的目的?!霸埂?,《十三經注疏》漢毛亨傳:“孔曰:‘怨刺上政?!卑纯装矅恼f法,“怨”就是對國家不良政治的諷刺和批判?!斑冎赂?,遠之事君”,說明通過學《詩》,可以明白侍奉父親、侍奉國君的道理?!岸嘧R于草木鳥獸之名”,說明通過學《詩》,可以使人博物多識。

        清代程廷祚《清溪集》:“漢儒言詩,不過美、刺二端?!迸d、觀、群、怨中的“怨”,指的是怨刺上政,是對不良政治的批判,和“美、刺二端”中的“刺”意思基本相同。而衛風中大量刺詩的存在,正是衛人關心政事政風,在道德選擇上積極向上,不失赤子之心的體現。在《詩序》中和漢唐人注疏中,明言是怨刺之作的有相當大的篇幅?!对娊洝ぺL·柏舟》序:“《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泵鄠鳎骸熬∪?,則賢者見(見:被)侵害?!薄对娊洝ぺL·擊鼓》序:“《擊鼓》,怨州吁也。衛州吁用兵暴亂,使公孫文仲將而平陳與宋,國人怨其勇而無禮也?!敝萦跏乔f公之子,少受寵愛,喜好軍事。衛桓公繼位后,州吁驕橫奢侈,被桓公罷免職務,出國逃亡。公元前719年,州吁弒殺衛桓公自立,史稱衛前廢公。州吁弒君篡位,窮兵黷武,不能安定百姓,因此不受國人擁護。同年九月,衛國大臣石碏聯合陳國國君陳桓公殺死州吁,擁立衛桓公之弟公子晉繼位,是為衛宣公。詩中有“不我以歸,憂心有忡”的話,可見從征將士久戍于外內心的痛苦?!对娊洝ぺL·雄雉》序:“《雄雉》,刺衛宣公也。不恤國事,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國人患之而作是詩也?!薄对娊洝ぺL·匏有苦葉》序:“《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薄对娊洝ぺL·旄丘》序:“《旄丘》,責衛伯也。狄人迫逐黎侯,黎侯寓于衛。衛不能修方伯連帥之職,黎之臣子以責于衛也?!边@是宣公時代的詩。黎國的臣子責備宣公沒有盡到保護黎侯的責任。這里面也透出了積極的信息,說明宣公在位時,任方伯,即一方諸侯之長,衛國仍保留大國的地位。宣公雖然行為不檢點,后宮混亂,但他不失為一位有為的國君?!对娊洝ぺL·簡兮》序:“《簡兮》,刺不用賢也。衛之賢者仕于伶官,皆可以承事王者也?!碧瓶追f達疏:“衛之賢者事于伶官之賤職,其德皆可以承事王者,堪為王臣?!薄对娊洝ぺL·北門》序:“《北門》,刺仕不得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爾?!薄对娊洝ぺL·北風》序:“《北風》,刺虐也。衛國并為威虐,百姓不親,莫不相攜持而去?!薄对娊洝ぺL·靜女》序:“《靜女》,刺時也。衛君無道,夫人無德?!薄对娊洝む{風·君子偕老》序:“《君子偕老》,刺衛夫人也?!薄对娊洝む{風·墻有茨》序:“《墻有茨》,衛人刺其上也?!毙ナ篮?,齊國擔心宣姜在后宮失去地位,就逼迫昭伯頑娶了宣姜。因昭伯頑比宣姜低一輩,因此才有人做詩刺之。其實,在當時列國,這種政治聯姻是一種很常見的現象。《詩經·鄘風·桑中》序:“《桑中》,刺奔也?!币虍敃r衛國商品經濟發達,帶來的是社會風氣比較開放,在民間,青年男女幽會是很平常的事?!吨芏Y·地官·司徒·媒氏》:“仲春之月,令會男女,于是時也,奔者不禁”。因此,《詩序》的作者對《詩經·鄘風·桑中》理解有偏頗?!对娊洝む{風·鶉之奔奔》序:“《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边@還是和宣姜嫁昭伯頑有關?!对娊洝ばl風·考槃》序:“《考槃》,刺衛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nbsp;《詩經·衛風·伯兮》序:“《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為王前驅,過時而不反(反:返)焉?!薄对娊洝ばl風·芃蘭》序:“《芃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薄对娊洝ばl風·有狐》序:“《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失時:失去婚配的最佳時機),喪其妃耦(妃耦:配偶)也。古者國有兇荒,則殺禮(殺禮:減少禮儀活動)而多昏(昏:婚),會男女之無夫家者,所以育人民也?!碑敃r,無論是征戍、災荒還是人禍,對普通百姓的婚配都會造成很大影響。而統治階級對發展人口應給與充分的重視,因為人口多少是國力的體現。大量刺詩的存在,也和州吁、宣公、莊公、惠公當政時的政情世風有關。因為當時無論是宮廷內部管理還是用人取舍上,都一定程度上存在失序的問題,這些問題不可避免地會影響到社會層面上,這就是當時刺詩產生的背景。有明確的是非標準,有批評的聲音能宣泄出來,是國家仍然有前途的表現。當時,衛國在諸侯國間的地位并沒有明顯下降,這就是明證。

    前面我們提到,清代程廷祚說:“漢儒言詩,不過美、刺二端?!倍l風之中,恰恰就有大量美頌之詩,這才是衛風的主流,是衛國834年超長國祚的保障?!蹲髠鳌は骞拍辍罚骸皡枪釉齺砥?,請觀于周樂。使工為之歌《周南》、 《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則勤而不怨矣?!癁橹琛囤贰队埂贰缎l》,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 吾聞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對衛風的評價,季札除了用“美乎,淵哉”贊美衛風外,更從根本上指出了影響衛風的核心要素,即康叔和武公的德政傳統。因一國之政,成一國之音,興一國之風。公元前544年,季札遍訪中原諸侯國,經過衛國時,與衛國大臣蘧瑗、史狗、史鰍、公子荊、公叔發、公子朝等人會見后說:“衛多君子,未有患也?!闭驗榭凳?、武公奠定的以德立國的影響,衛風中的作品,美頌之作是衛風的主流,影響才是最大的。

    《邶風·二子乘舟·序》:“《二子乘舟》,思伋及壽也。衛宣公之二子,爭相為死,國人傷而思之,故作是詩也?!蔽覀兿葟慕翊娴墓觼彻訅勰拐f起。   

    公子伋公子壽墓又名太子冢。太子冢位于山東莘縣十八里舖鎮太子張村旁,是春秋時衛國太子伋與其弟公子壽的合葬墓。墓分南北。南為太子伋墓,北為公子壽墓。今墓前有碑,碑上有一聯,上聯曰:孝義高風應萬世,下聯曰:忠信亮節足千秋。太子伋和公子壽堪稱衛康氏家族中忠信孝友的典范?!妒酚洝ばl康叔世家:“初,宣公愛夫人夷姜,夷姜生子伋,以為太子,而令右公子傅之。右公子為太子娶齊女,未入室,而宣公見所欲為太子婦者好,說(說:悅)而自娶之,更為太子娶他女。宣公得齊女,生子壽、子朔,令左公子傅之。太子伋母死,宣公正夫人與朔共讒惡太子伋。宣公自以其奪太子妻也,心惡太子,欲廢之。及聞其惡,大怒,乃使太子伋于齊而令盜遮界上殺之,與太子白旄,而告界盜見持白旄者殺之。且行,子朔之兄壽,太子異母弟也,知朔之惡太子而君欲殺之,乃謂太子曰:‘界盜見太子白旄,即殺太子,太子可毋行?!釉唬骸娓该笊?,不可?!煨?。壽見太子不止,乃盜其白旄而先馳至界。界盜見其驗,即殺之。壽已死,而太子伋又至,謂盜曰:‘所當殺,乃我也?!I并殺太子伋?!彪m然這樣的人倫慘變讓人痛惜,但太子伋之忠孝,公子壽之悌義,也感動了無數國人。衛人賦《二子乘舟》歌詠其事,寄托國人的悲傷與哀思。莘地百姓也感念太子伋與公子壽的孝義,至今仍歲時致祭,并培土添墳,使太子冢日漸高大。雖世易時移,但高大的墓冢和巍峨的墓碑,仍在寄托人們的敬仰和哀思。

    《邶風·柏舟·序》:“《柏舟》,共姜自誓也。衛世子共伯蚤(蚤:早死),其妻守義,父母欲奪(奪:奪其志,即強迫她改變志向),誓而弗許,故作是詩以絕之?!薄多{風·蝃蝀·序》:“止奔也。衛文公能以道化其民,淫奔之恥,國人不齒也?!眹瞬积X,反映的是一種有共同取向的普世價值觀,說明衛人并沒有因為個別國君、個別時期政教混亂而在道德選擇上偏離正確的軌道?!多{風·干旄·序》:“美好善也。衛文公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善道也?!狈从吵鲈谛l國好善之風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影響?!缎l風·淇澳·序》:“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睔v覽衛風,《碩人》一詩中表現出的對被讒毀者的同情之心,《二子乘舟》中表現出的對被讒害者的悲憫之情,《木瓜》中的知恩圖報思想,《伯兮》中女主人公對丈夫的忠貞,《凱風》中孝子的孝思以及前文我們已經論及的多首詩中體現出的自上化下的良風善政、六位女詩人作品中反映出的發乎情止乎禮的典范行為、大量刺詩中表現出來的鮮明的愛憎,這些就是衛風思想的主流。

    司馬遷《史記·屈原列傳》:“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誹而不亂?!辈灰褪遣贿^分,這和周禮主張的詩歌抒情“樂而不淫,哀而不傷”中正平和之旨是契合的。既然國風整體上就是這種格調,衛風當然也不能排除在外。但衛風在十五國風中,是有自己獨特的風貌的。禮記·樂記》:“魏文侯問于子夏曰:‘吾端冕而聽古樂,則惟恐臥;聽鄭衛之音,則不知倦。敢問古樂之如彼,何也?新樂之如此,何也?’”衛風中不乏來自民間的新鮮火辣的音樂,這種音樂繁復美聽,受到欣賞者的喜愛,有巨大的感染作用?!墩撜Z·陽貨》:“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笨鬃由钤谒J為是禮崩樂壞的時代,他感覺到了這種新詩新樂對傳統禮制和社會秩序的巨大威脅,我們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康鎮明)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