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99热情er精品视视|人妻精品久久久久中文字幕86|日本A级婬片试看10分钟|乱子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
  •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康氏文化研究會

    地址:河南省南陽市長江路779號
    電話:0377-63117878
    郵箱:kswhyjh@126.com
    QQ: 2404165663   1465588485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藝術

    照泥鰍

    瀏覽: 次 日期:2023-03-15

    照泥鰍,是我們這鄉下的俗稱,其實就是在春夏之交的夜晚,打著松明火,到水田里去用泥鰍鉗夾(或捉)泥鰍。

    一年之計在于春。每年春分過后,鄉親們就開始在田間勞作,為一年的生計忙活了。

    先將每丘水田的出水口堵住,讓田泥吸飽水,浸個透?!般裸露?,清明播種”,清明前后,農民就著手打秧播種,趕牛下田,犁田、耙田、打轆轤、作田塍等一套田間農活就開始了。

    這個時候,春和景明、萬物復蘇,耕耙平整后的水田都散發出陣陣清香。站在社下山腦上遠眺,坳背、下塅一丘丘縱橫阡陌灌滿水的田塊,就像一塊塊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明鏡,倒影著藍天白云、紅花綠樹,還有那飛來飛去的輕盈盈的燕子、八哥和白鷺。

    泥鰍鉆在田泥里冬眠了一個冬季,隨著水田的翻耕,也都浮出泥面活動起來了。在春水的滋潤下,每條泥鰍都光溜溜、黑黝黝的,它們懶洋洋地躺在軟綿綿的水田里,盡力舒展開自己豐腴的身軀,以慶祝美好春天的來臨。

    這個時節,也是農村人晚上照泥鰍的最好時候。

    記得在我讀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春夏之交的一個下午,天氣悶熱,下了一場暴雨。放學歸來后,天又轉晴,氣溫很高。媽媽說,我們早一點吃飯,晚上要我陪她去照泥鰍。

    我知道,夜晚照泥鰍是有一定風險的活,要熬夜,手腳要浸水,視線也不好,還要過溝溝坎坎,有時還會遇到毒蛇。

    照泥鰍在別的家庭都是男人干的活,但在我們家,因為父親過世早,所有男人干的活都得由媽媽頂著。媽媽晚上照到的泥鰍大都是逢墟日拿去街上賣,街上的泥鰍可以賣六、七角錢一斤。為了供我們兄弟三人讀書,家里太需要錢了。

    晚飯過后,媽媽手提著爐子打著松明火,腰間系了一個葫蘆形的小簍子,我背著一個裝有松明的扁簍,打著赤腳就出發了。

    雨后的夜晚田里好不熱鬧,青蛙鼓起腮幫子 “呱呱呱”地叫個沒停,田雞也不甘落后,拉長個嗓子“咕——,咕——”地唱著,等我們的松明火靠近,他們倏地鉆回水里,或躲在草叢里,一下就沒了聲影。這些夜晚的歌唱家精明得很。一路上繁星點點,月色也隨著云朵的移動忽明忽暗。我們就著松明火走到坳背,老遠就能看到已經有幾把爐火在田里晃動了。媽媽說今天空氣悶,溫度高,這個時候泥鰍會鉆出泥面來透氣,是個照泥鰍的好日子。

    照泥鰍也是要有點技術的。人要走在田塍上,不能走在水田里,這些泥鰍成了精,一點水動它就會鉆進泥地里藏起來。還必須眼明手快,看到泥鰍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泥鰍鉗將其夾住。

    到了一塊田邊,媽媽往爐子里加了幾塊松明,讓火燒得更旺一些,然后拿出泥鰍鉗,眼睛盯住水面?;鸸庀?,只見一條肥肥的泥鰍靜靜地伏在水里,一動不動,身子有我手指一般粗。媽媽手握泥鰍鉗悄悄地接近,對準它的頭頸處快速猛然一夾,那滑溜溜的泥鰍就在掙扎中落進了小竹簍里。沒走幾步,媽媽又夾起了一條。

    一條、兩條、三條…我心里幫媽媽數著,看到媽媽這么容易就夾了好多條泥鰍,我也嚷著“讓我來夾,讓我來夾!”媽媽受不了我鬧,便將鉗子遞給了我。我學著媽媽的樣子左手提著爐子火,右手拿好泥鰍鉗,睜大眼睛看著田里??戳撕靡粫]有看到,我們又往前走,在水田里仔細找尋。突然,我看到前面有一條黑黑的泥鰍,我趕緊伸出泥鰍鉗用力夾了下去。水渾了,我拿起泥鰍鉗一看,什么也沒有。我又夾了幾次,要么鉗子剛到水面泥鰍就鉆泥底了,要么剛剛夾起泥鰍,但它又掙扎著掉水里逃跑了,結果都落了個空。我只好把泥鰍鉗還給了媽媽。

    媽媽看我泄了氣,就笑著說:“文財,心不要急,看我教你?!眿寢屨f,泥鰍很靈活,身子又滑,你看它懶在那里,但全身都是警醒的??礈誓圉q后,要對著泥鰍的頭頸處夾下去。速度要塊,慢了,就驚動它,鉆泥底了;用力要合適,用力大了,泥鰍就會被夾死,用力小了,夾不穩,它就會掙扎掉水里跑了。我心里感慨,原來,照泥鰍也不簡單。

    我們沿著蜿蜒相接的田塍一路照著,簍子里越來越沉了。不知不覺,我和媽媽就來到了社下塅。那是我們村莊里最大的一片塅田,有數百畝,一條小河從塅中穿過。時間也到了下半夜了,我有點打瞌睡,便提醒媽媽扁簍里的松明不多了,媽媽說:“那我們沿河邊往回走吧,再照幾丘田就回家?!?/span>

    媽媽仍全神貫注地照著泥鰍。我又困又累,也只能跟在媽媽后面。微弱的爐火下,我突然看到一條長長的東西從河邊鉆了出來,下到水田里,昂著頭向我們游來,離媽媽越來越近。我看清了,是一條蛇,頭呈三角形,一米多長,有我小拳頭這么粗,黑色身子上有白色環狀花紋,一邊吐著信兒,一邊繼續朝往我們的方向游來。我嚇得毛骨悚然,邊后退邊哭喊:“媽,有蛇!有蛇!”

    一不小心,我摔倒在田里。這時,媽媽也發現了那條蛇,媽媽一把拉起我,邊后退,邊看著那蛇說:“蛇啊蛇,我們是可憐人,不會傷害你,你也不要傷害我們,你走你的,我們走我們的?!逼婀?,那蛇好像是聽懂了媽媽的話,低下頭轉身游走了。我害怕極了,衣服也濕透了,驚恐得纏著媽媽急急回家。

    到家后,媽媽稱了一下有三斤多泥鰍。想到明天媽媽又可以拿這三斤多泥鰍到街上去換錢了,我很開心。但想到那條讓我驚魂未定的蛇,我就再也不想讓媽媽去照泥鰍了。

    貧窮生活百事哀。為了換錢補貼家用,每年春耕之后,媽媽卻依舊會帶我們兄弟幾個去照泥鰍,近處的田丘沒有,就往更遠的田里走。當年的窮苦是我們的下一輩想象不到的。

    長大后,我問媽媽:“那天晚上那條蛇怎么這樣聽話呢?”媽媽說:“動物也是有靈性的,和人一樣。你不傷害它,它一般也不會傷害你?!?/span>

    近些年來,由于農藥化肥施用過多,田里已經很少有泥鰍了。媽媽也離開我們有8年多了,但我仍時常想起兒時和媽媽一起照泥鰍的事,也常想起那天晚上遇到的那條蛇??偢械綃寢寣δ菞l蛇說的幾句話是童話里的故事,但這故事的確是發生過。

     

        (作者:康文財)

    <sup id="ggege"></sup>
  • <td id="ggege"><rt id="ggege"></rt></td>